剑风传奇坑底怨魂,沉迷格斯无法自拔。日常发疯,定期失踪,一个开脑洞的。
口味千奇百怪什么都吃。
病娇赛高,偏执赛高。
深井冰的美貌攻君,一定要搭配阳光开朗的汉子。
少女攻真是太棒了,扶她那就更佳。
雷点逐年下降,节操日渐消散。
OC攻是惯用手法,跨作品拉郎得心应手,苏破天际毫无悔意。
可以分篇吃逆,但是不吃同篇互攻。
谢谢(比心)

© 白象之牙 | Powered by LOFTER

又美又伤,暴风哭泣

🍃風過迴廊🔫:

【萊楊哨向AU/楊中心 / 鯨落】

私設如山,bug成群,各版本人設大雜燴,若有誰認不出來,都是作者的鍋(。

想想B萌隔天就放這種內容會不會太缺德......但因為正好是今天肝完的,加上基油強烈要求......就順勢放出來吧(。

解釋一下,中間的獅子跟鯨魚是萊楊接觸時看到的精神圖景,獅子不斷追逐銀河中的白鯨,直到日月終於在天空的同一邊,牠才能停下腳步(意味現實中根本不可能達成)

而白鯨不是不曾動心,所以終究是低下頭了。

最後,感謝提供標題的 @白象之牙 與提供歌詞的 @卫鞅 ...

关于“睡觉很无聊”这件事

咨询侦探的场合

出门参加学术报告会议三天后回来的John回来见到客厅沙发里腌咸菜一样缩着的侦探,稍加思索,仔细观察,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整理语言:

“Sherlock你多久没睡了!!!”

“睡觉很无聊……”你不在就更无聊。

“去睡觉!现在!立刻!马上!”

最后John签订了221B关于室友生活陪护条约第221次修正版才把人连拖带劝拉进卧室。


奇异博士的场合


至尊法师不需要睡觉,Ross探员一开始以为Dr.Strange是会睡觉的,但是他凑近了躺床上一动不动的Dr.Strange的时候被对方死尸一样的反应给吓坏了。

Strange灵体形态飘在房屋里看一本年代久远的大部...

骑着黑色机车的Guts在两边行道上种满洋槐树的马路边上停下来,铺天盖地的甜蜜气息和白色的一串串的洋槐花太过浓郁。

正午发白的阳光和灼热的空气蒸发汗水,空气里有种腐烂的甜味岩浆气息。

躁郁的蝉鸣不息。

隔着三层楼的玻璃窗,温度过低的中央空调在管道里发出低沉的轰鸣声,然后声音被闷在隔音的地毯里。

Griffith站在窗边向下看,面无表情。

他西装革履,一丝不苟,握着电话的指尖冰冷不仅仅来自过低的空调温度。

Casca带着白色网纱笼罩的编织太阳帽、黄色碎花白底长裙、踢踏着木色高帮凉鞋冲出办公楼玻璃大门。

跨上了Guts的机车后座。

银发的男人在窗边用阴翳的视线纠缠着轰鸣远去的黑色机车...

咆哮和狂风已经消失殆尽

《咆哮和狂风已经消失殆尽》
卡思嘉pov/剑风白黑/写不下去了
应该改名为文力消失殆尽
白城背景

【【【随便放弃的开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金发碧眼的女孩儿笑嘻嘻地对我说。
我的胃痉挛了,仿佛下一刻就要呕吐出来。
——你是谁?——
刚开始的世界是一片漆黑,有火焰灼烧我的四周,逼迫我睁开眼睛。我于血泊中无声尖叫,在痛苦中沉默死亡,在黎明之前化为灰烬,在幽暗的黄昏在泥土中重新苏醒。
有个声音穿透了水面,声音的主人跳进冰冷水中,一只手抓住了我,他的手心很热,我摸到伤疤蜿蜒的痕迹。一整个海洋向我们压下来,沉睡的黑暗在拉扯我们,而他奋力拖拽着我,向着光明的天空前进。
我认识他,可我已经叫不出他的名字了。
——在一...

´_>`大概率没办法修好这个大纲了

为焰圆点歌

莱杨!!!!!

他的死亡,宛如鲸落。

突然抒情.jpg

他真好,真的

莱杨 梦境AU

一个帮助睡眠的仪器惹的祸。
流行于费沙地下黑市走私到同盟和帝国的小玩意儿,让你睡觉的时候美滋滋做个梦,梦里你可能会出现在一个非常平稳舒适的环境里,相当能够放松心情。
因为操心那个心里抑郁过度睡眠不佳的皇帝的健康问题,希尔德悄悄推荐了一下侍从长能否使用这个仪器帮助陛下的睡眠。
按道理来说仪器不存在联网功能,除了一个反馈上传问题的终端。
莱因哈特做了一个绵长的梦,梦里他有一个伴侣,日常莱工作对方看书,你喝酒我喝茶,家务事情机器干,下立体国际象棋一个专门赢一个专门输,想输都输不掉。
——他甚至以输给那个人为赢的基准来下这个棋,奈何对方的棋艺似乎铁了心要让他无可奈何,无论他是故意送到对方门口,还是一次次放掉对面...

深夜听这首,真是适合白黑。

苦涩的黑巧味的格斯
格里菲斯可能是牛奶酒味的
总之先记一下ABO

如何快速找到自己被屏蔽的文章并进行修改?

你们的审核是不是智障

LOFTER小秘书:

记住这个关键词:仅自己可见。

如果文章被屏蔽,小伙伴们会来咨询被屏蔽的原因,得知原因后,会被告知将部分内容修改后再发布即可。但是有的小伙伴反映,在手机端想要修改的时候被告知“该日志已删除”,不要慌,文章只是被系统设置成为了“仅自己可见”,并没有删除。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但是又有朋友说,网页版看不到自己的文章,也无法修改,这要怎么办呢?

不要慌×2:窍门就是点击网页版首页右侧的“文章”按钮。

具体操作见下图。

1、登录LOFTER网页版首页,点击右侧“文章”按钮

2、此时页面上显示你...

啊!感谢太太们的粮食,突然进坑,追更痛苦,居然有粮,太兴奋了

被屏蔽了几篇文字,以后可能尽量要走图片模式。

说实话不是很懂lofter的屏蔽标准,很正常的日记而已,突然就没了。

很微妙的梦

幽暗的地下室,渗水的管道,滴滴答答的水声。

举着蜡烛走下去,就看到他被牢牢捆在椅子上,头低低垂着,一动不动。

摸摸他的额头,就发现很烫。

把带来的杉木小提箱放在一旁的木桌上,打开就有很多瓶瓶罐罐,把其中一瓶拿在手里,用左手捞起他的下巴。

他的嘴唇干裂起皮,缺水过多,闭着眼睛,失去意识的样子。

实际上不需要灯光,“我”就能看到他脸色灰败的样子。

他牙关咬得很紧,但必须让他喝药。不想直接掐脸颊,怕他会咬伤他的口腔壁。于是放下药剂瓶子,手指掀开他的嘴唇,捏住他的牙关。

他有些意识恢复了。向后躲,但是没挣脱。他没什么力气了。

“我”撬开他的口,像撬开一个活海贝,湿热的软舌是贝壳里挣扎的...

信息芯片植入于皮下组织的第一层,于黄色的脂肪之下,于粉色的肌肉组织之上,和神经系统交换电流。

空气中突然产生了一种焦虑的加速信息流动的氛围,物质上的搬移活动却产生了迟滞,这不是第十区信息与物体来往密集的通常状态。

电子眼如雨前蜻蜓似的从高处徐徐下沉,平稳地离开了原本的坐标。

一只、两只、三只……十公里以内的坐标几乎悉数出现了偏移。

微不可查的金属细咻在它们聚集得密切起来之后,变成了一百赫兹以上的噪音。

哒……哒……哒……

出现在人群来来往往的闸关前的身影是高大无畏的,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动摇他,他的信息而毫无加密,肌理无能屏蔽电子从外入侵信息流,窥视、盗取、翻阅、舍弃、离去,与其相对,...

养一只狗part1

《养一只狗》
阿多尼斯x格斯
现架奇幻AU
348话莫名戳死我

  ===================

  这没什么困难的。

  我这么想着就蹲下来,把面前这只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脏兮兮黑黢黢大杜宾犬,往我刚刚从房子里浴室门背后钩子上拿下来的昨晚刚洗干净挂上去的大浴巾上拖过来,浑浊发黑的血水蹭在白色浴巾上,以及血流得快干了的左前肢的截断口子又重新掉了点儿血出来。

  我怀疑我在救一只死狗,它紧闭着血肉模糊的眼睛,身体沉重又僵硬,隔着厚厚的湿冷皮毛我甚至觉得它躯体内部已经凉了。

  如果死了那就干脆剥了皮掏空内脏大卸八块做成炖肉吧。

  收回前言,开玩笑的,我那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祖王加尔...

金色的灯光从河流上游漂下来了。

一个人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也许在发呆,一动也不动。

萤火虫的微光不足以照亮这片幽暗的地方,不过还好有灯,烛光闪烁着,在透明的玻璃罩子里。

“你会一直等下去,直到那一刻的到来。”

======废话分割线1.0======

脑洞库里面有很多人设,很多小攻人设,通常用来做本命的OC情缘。

在脑洞还没生成文的时候,人设们在干什么呢?

大概就这样在库世界的宇宙里的某个角落,静静地在自己的地盘上发呆,生活,等待。

等待脑洞主(我)把他们的命定之人送过来或者将他们送到命定之人的面前。

有些人就这样永远等下去再也不会有出来的时候了,有些则可能得到离开脑洞库的机...

我认为我应该分享一下基友画的剑风白黑

http://weibo.com/1839083853/EojG1ngYj

野猫之旅2

前篇

2.不要小看黑猫

格斯一下子就扑上去了。

他对自己的战斗力想得很好,然而现实毫不留情一巴掌把他拍下了地。

金瞳的黑猫一爪子掀翻了他重心不稳的猫躯,一口啃在了他颈子上,一阵剧痛之后格斯就感觉到不能呼吸。

对方踩在他背上压制着他,尖利的牙齿仅仅扣着他的喉咙,并且刺破了皮毛,流出了滴滴鲜血。

他胡乱蹬着后腿,右爪拼命去挠上方的压制者,然而他既不熟悉猫的打架方法也不熟悉猫的肢体运作方式,挣扎并未起到多大的作用。

当他差不多快窒息而死的时候,黑猫终于大发慈悲地松开了口。

“你看,我说过了,你胜不了我。”黑猫平平淡淡地说着,从格斯身上移开了压制的爪子,跳过他摊在地上的躯体,来到他的前...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的利爪再次下压,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鲜血越积越多,我知道,再往下压,就是他现在正在急促跃动的心脏,“接受我。”

他瞪着我,即使只有一只眼睛,也凌厉地让人觉得皮肤刺痛。

我们僵持了不知道多久,他渐渐放松了身体任由后背贴紧了冰凉的地板,眼神也似乎柔和了很多,我不由放心下来,我觉得他差不多要认输了。

“你去死吧。”他动了动干燥开裂的嘴唇,嘶哑着声音回答。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手中用力。

——扑哧……

温热的、腥甜的,他的血液。

溅了我一脸。


以下妄想补充

“我”x格斯

“我”是个狩猎黑色剑士的使徒,结果狩猎途中对他的兴趣越来越大,甚至提出了只要他...

 不知道是什么AU,大概是陷入“时震”节点的情况。


他再一次来到我的面前,说着重复的质问话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会剥夺他的自由,视力,肢体,欣赏着他被一道道新伤覆盖,直至血肉模糊,白骨裸露,乃至生命溃散,只剩冷却的躯壳。

但这不是结束。  
至少在我可以离开这个死循环之前——不受控制的无数次重复回到他来到我面前那一天——在此之前,这不会结束。  
“你怎样才会醒,格里菲斯?”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很了解他嘛!”对方惊奇地瞧着他。
“不,我不了解他。”他涩声否定了这个评价,“我是知道,仅仅是知道罢了。”
那些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大多数都是那个人亲自告诉他的,那个人想做什么,那个人一直在告诉他,不管他有没有兴趣知道,那个人全部会让他知道。
他只是知道而已。

野猫之旅1

日常发病,三浦老师说格斯名字来源于德语中的“野猫”

好梗好梗。

没有CP,不知道什么CP

1.不要得罪黑猫

格斯在某一天的漫长战斗之后疲惫地坐在了一段墙壁后面,那墙壁生了青苔,只有半截,原本撑在它身上的房屋估计是被一场火灾毁了。

清晨的阳光落在格斯身上之前,他就睡过去了。

他是被一个轻微的重量压醒的,出于长期的本能警觉,第一个反应是“梦魇”这种怪物又找上他了。

然而下午的太阳依然暖洋洋的照射大地,夜间的怪物不可能这个时间出现吧。

这个长期经验让他没有第一时间把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窝在他斗篷里跟他一起睡了的黑猫一拳头砸死。

当格斯拎着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双方进行了一场静默的对视的时...

НЕАНГЕЛЫ - СЕРДЦЕ [OFFICIAL VIDE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HcQfSA-uK4

真喜欢这个组合,声音中性,太好听了(莫名就下载不能了)

半藏x猎空,另一个时空来客

  前篇http://glorigem.lofter.com/post/1706f7_bf3f63a

  自从事故发生之后,猎空就一直在消沉。

  黑百合在半藏死亡之后更多频率地出现在战场上,她瞄准了猎空,却又让猎空轻易闪烁走。

  艾米丽和莉娜从前就关系密切,在艾米丽成为黑百合、莉娜成为猎空之后依然如此。

  黑百合看出猎空在痛苦中煎熬着。

  不过她并不打算用一颗子弹带走猎空的生命。

  黑爪针对上一次在守望先锋突入他们基地的时候造成的那场爆炸中发现了一个扭曲的时空奇点,从那奇点中,他们带回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但是岛田半藏,活着的岛田半藏,现在正在...

强烈建议谁用这支歌来画个替换剑风黑白现代AU的MAD

loboda真美啊……女帝级歌手……

Rihanna - Diamonds (Cover by Max Barski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qRFtywmL7U